疯狂做受XXXX

  • <rp id="mzmrb"><object id="mzmrb"><input id="mzmrb"></input></object></rp>
    <tbody id="mzmrb"><noscript id="mzmrb"></noscript></tbody>

    <em id="mzmrb"></em>

    業務QQ:021-66401709
    搬家熱線:400-820-3629
    聯系人:客戶部
    強生搬場 上海強生搬家
    地  址:上海浦東東方路2100號(各區有分公司,就近調度)

    當前位置: > 行業新聞 >

    搬家“潛規則”,你被套路了嗎?

       

    升職加薪換新房,每個人都免不了遇到一個問題——搬家。由于大件物品重、小件物品繁多、路程遠等問題,一提到搬家,大多數人都倍感“心累”,許多人會為了省事兒直接在網上找搬家公司,然而,有些搬家公司,名稱里帶有“螞蟻”“退伍軍人”“老兵”等正規搬家公司名稱的字眼,實際上卻是不法分子為混淆大眾冒充的,車費、人工費、拆裝工費、路費、上門費……一旦開搬,各種隱藏費用層出不窮,約定好的350元搬家費轉眼就變5000元,“不給錢就不給貨”,滿滿都是套路。李逵還是李鬼?搬家訛錢有哪些套路?
     
    接下來,檢察官帶你揭露“套路搬”背后的故事。
     
     
    “什么?5000?不是說好的350塊錢嗎,怎么管你要這么多?你等等,我馬上過來。”本來只是想搬點東西的孫佳康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說好的350元搬運費怎么就漲了十幾倍。
     
    事情還要從2019年9月26日上午說起。
     
    孫佳康在網上搜索關鍵詞“長清搬家公司”……
     
    搜到的第一條信息“看上去挺靠譜的”,于是,孫佳康通過網頁上的手機號聯系到了搬家公司,經過商議,雙方敲定搬家費為350元,包括家具拆卸,對方派兩個工人、一輛車。
     
    第二天,孫佳康再次打電話,確定搬家費為350元后,與搬家公司約好中午開始搬。
     
    本以為撿到便宜的孫佳康在接到朋友的電話時大吃一驚,連忙趕到長清區某大廈C座,“我到的時候,就看到搬家公司那6個人兩手空空的就上來了,剛剛給他們裝車的家具都不知去向。”
     
    看著對方遞過來的搬家明細單,孫佳康徹底傻了眼:
     
    車費350元/車,2輛車
     
    人工費400元/人,6人
     
    大件三座沙發200元
     
    書柜200元
     
    拆裝工費50元/個,2個
     
    拆裝板材200元
     
    距離費10元/米,120米
     
    總計5000元
     
    就一張老板臺、一個文件柜、一套沙發、一張茶幾、三張辦公桌,從長清區某大廈A座4樓搬到C座8樓,大廈內還有電梯,A座和C座距離也不過五六十米,甚至都可以不用車,直接搬,明明都已經商量好的價錢怎么就平白多出4000多塊,孫佳康百思不得其解。
     
    之后,在與搬家公司協商未果的情況下,孫佳康選擇報警。
     
     
    由此,一條“上線”低價攬客——“下線”坐地起價的“套路搬”產業鏈浮出水面。
     
     
     
    “好幾天沒干了 明天逮住客戶吃肉喝血 燉客戶的排骨”“現在的客戶拿下力干活的不當人看 就得盤死他們吃排骨”……這樣的聊天內容不是出于別處,正是上述搬家公司的聊天群內。
     
    說這話的是微信昵稱西南獵鷹的劉晨賢。
     
    2019年年初,不滿足于打工掙錢的劉晨賢與其父親劉南君帶領工人,干起了搬家業務。之前給一些規模小又不正規的搬家公司打工時,劉晨賢就聽說過一種很賺錢的套路:先用一個很低的價格和客戶談,吸引客戶促成交易,等把客戶的東西都搬到車上后,再以各種理由向客戶要高價,如果客戶不同意就不卸車,這樣來錢很快。
     
    于是,劉晨賢用兩個微信號加入了很多“搬家交流群”,在群里“搶活”,沒多久,他就在一個微信群里遇到了“老熟人”——李雨澤。
     
    李雨澤原本在濟南的一家正規搬家公司上班,負責下力干活,后來,他自己買了一輛廂式貨車,打算自己干搬家的活,有時候在微信群里“搶活”,有時候有以前認識的搬家公司的人忙不過來了叫他幫忙,有時候是自己的上線給自己聯系活,遇到劉晨賢后,兩人一拍即合,聯手接活,互相幫忙,信息共享,這生意做得是越來越紅火。
     
    “我微信上有8個搬家群,群里都有‘客服’,有離得近的活兒,我就接一下,我還有個上線‘肖陽’,他一般都會先問我有沒有空,如果有空我就去,沒空的話他再把活兒轉給別人。”據李雨澤供述,“肖陽”人很好,會提示他客戶是不是好說話,好說話的他就可以大幅度加價,不好說話的就少加點,碰上難忽悠的“搬家?”,就少抬價或是不抬價,但這樣不劃算,李雨澤往往就不接這個單了。
     
    李雨澤口中的上線“肖陽”,真實姓名王曉陽,是這種“套路搬”產業鏈的源頭之一。
     
     
     
    最開始,王曉陽自己貼小廣告招攬客戶,用面包車給別人搬家,也算是勤勤懇懇地干活,2018年冬天,他做起了“中間商”,自己在網上打廣告,廣告的大體內容是“居民搬家、大中小搬家、空調移機,電話:XXX XXXX XXXX”,有客戶聯系他,他就先和客戶在電話里談價錢,談好需要搬的東西的件數、大小、距離、樓層、是否有電梯、需要幾輛車等。
     
    “我給客戶的報價一般在300元-350元左右,并且給客戶保證這就是全部的搬家費,沒有其他費用,這么做的目的就是盡可能先攬住活兒。”據王曉陽供述,之后他會把客戶信息發送到搬家群里,下線搶了單,他就通過微信把客戶的信息、聯系方式、報價及客戶需求發給下線,等下線干完活,會把實際搬家費的20%給他作為介紹費或者說是好處費,至于下線問客戶要了多少錢,他從來不管,也控制不住。
     
    “‘搶單’的人很多,但我經常優先把活兒派給熟悉的那七八個人,尤其是微信名叫‘獵鷹’和‘司令’的,聯系的相對多一些,因為他倆要價最高,很有手段,每次給到我的好處費都很多。”王曉陽說,他對這兩個人印象很深,他們大概是2019年夏天認識的,“我聽說過,他倆一般到客戶家后,見面不談價格,直接就把家具等物品搬上車,然后坐地起價,或是到了地方不卸車,索要高于報價數倍的價格,我也是有想多賺錢的小心思,財迷。”
     
    王曉陽所說的“獵鷹”就是劉晨賢,“司令”就是李雨澤。
     
    “認識‘肖陽’后,他大約給我介紹過20多個搬家的活兒,平均每單我能掙到四五百到六七百不等,我給他的提成大概有3000元左右。”李雨澤說,除了‘肖陽’,劉晨賢還會從張新和“小瑩姐”那里接活。
     
    “小瑩姐”本名王雅瑩,與張新是夫妻關系。這夫妻二人原本是老老實實做搬家業務,做了大概一年后,張新從劉晨賢那里學來了來錢快的“妙招”,便讓王雅瑩在網上注冊賬號,以正規搬家公司的名義發廣告招攬客戶,順便冒充客服。
     
     
     
    有人可能會問:“這些客戶為什么遭遇敲詐勒索卻不報警呢?”我們看看受害者們是怎么說的。
     
    他們給我們裝可憐,說他們都是干活的,不容易之類的話,不管我們怎么說,不先給了那些錢,他們就不給卸車。
     
    問他們要發票也不給,知道我們報了警后,他們仗著人多朝我們說狠話,說啥活兒不干了也盯著我們之類的,我兒子害怕他們知道我們的住處,真的找我們的事,民警調解完就算了。
     
    說好的800元,一輛車,兩個工人,實際來了五個人,裝了兩車,到新家了跟我說要6000多,我不愿意,這幾個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說我,現場很混亂,有兩個人說話很橫,說要是不給錢就把家具拉走,到時候就是兩萬塊錢也拉不回來。
     
    我也不認可他們的收費,但是我還有急事,沒法跟他們耽誤時間,就只能講講價認了。
     
    他們說自己是干活的,要以干的活定價,不管中介報的價是多少,后來給中介打電話也打不通,給客服打電話就說價格就是這樣,具體收費以工人現場實際收費為準,我那些東西都不見得值這個搬家費,但人家說了,就是東西不要了,這錢也得給,我擔心報警他們會記仇,萬一被盯上,害怕威脅到我和家人的安全,沒辦法只能付錢。
     
    ……
     
    由于大多人在遭遇坐地起價后的第一反應是上網找客服投訴,王曉陽、王雅瑩等人便利用這一點,假冒客服,騙客戶說之前定的價格是出車費,不是全部的搬家費用。
     
    “或者就說業務員怎么定的價格我不知道,讓客戶跟現場工人商量;有的時候也會有現場的人偷偷把他們給客戶列的收費明細發給我,等客戶打電話問我的時候,我就按照單子上的收費標準欺騙客戶,讓客戶誤以為現場工人敲詐的錢是合法正規搬家費用。”王雅瑩供述稱,這樣做的目的就是配合現場敲竹杠的人,讓客戶誤認為他們是正規搬家公司,敲詐的錢都是按照正規標準收取的費用,讓客戶誤以為這件事就是經濟糾紛,而不是敲詐勒索。
     
     
    上下線配合,共敲客戶竹杠,在這些非正規搬家公司的眼中,客戶恐怕就是一只只任人挑選的待宰羔羊。
     
    整個“套路搬”產業鏈上下相互滋養,上線提供的客戶信息越多,下線與客戶強制索要的價格越高,上線得到的提成也就越豐厚。不少受害者投訴無門,又害怕自己的物品丟失,只得白白吃了虧,碰到個別態度強硬的客戶報了警,民警到場后,他們就把價格降低,民警往往也拿他們沒辦法。
     
    其實,稍加分析,便不難發現這伙人的套路:
     
    第一步,發布廣告,尋找被害人。用低于市場價2-3倍的價格來吸引被害人,與被害人約定價格時不具體說明項目收費細節。
     
    第二步,提供信息,轉交業務。所謂的“客服”將被害人信息轉發給李雨澤、劉晨賢等人,由他們自行聯系被害人。
     
    第三步,坐地起價,威脅勒索。到場后只字不提費用問題,等被害人的家具、家電等物品都裝到車上后,再以“不給錢就不卸貨”為要挾,索要高額費用。
     
    被害人往往急于搬家,過于相信網絡平臺,就這樣一步一步走進了“套路搬”的陷阱里。
     
     
     
    8月18日,由濟南市長清區人民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的劉晨賢等19人惡勢力團伙犯罪案一審公開宣判。長清區人民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對劉晨賢等19名被告人分別判處五年至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及拘役三個月,并處罰金。
     
     
    檢察機關指控
     
    被告人在搬家過程中,先將被害人的家具、家電等物品裝在自己車上,再以不給錢不卸貨或者將貨拉走為要挾的方式,坐地起價,向被害人索要高于約定價格數倍的搬家費用。采用此種方式,劉晨賢等19名被告人在濟南市長清區、市中區等地,交叉結伙作案共計31次。
     
     
    檢察機關認為
     
    被告人劉晨賢等19人涉嫌敲詐勒索罪,其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相關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應以敲詐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近年來,套路搬家,坐地起價,市民群眾深受其害,深惡痛絕。”
     
    長清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王文:
     
    “套路搬”不僅直接侵害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而且它背離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違背了誠實守信原則,擾亂了市場經濟秩序,已經到了令人無法容忍的地步。而且也侵害了正規運營的搬家公司的商業信譽,這些犯罪份子以冒牌螞蟻搬家、冒牌老兵搬家的身份在網上招攬客戶,敲詐勒索,牟取暴利,讓市民對正規的搬家公司也產生了懷疑。
     
    “經過走訪調查,濟南市搬家行業協會有個濟南市誠信搬家服務平臺,每一個搬家單位入會之前要簽相關入會手續,并提供營業執照和法人身份證復印件。”
     
    檢察官:
     
    正規搬家公司在每一次給客戶搬家之前都需要電話聯系,協定好價格之后再進行搬家,搬家之前都要跟客戶簽訂合同,不存在在搬家過程中更改價格要錢的情況。
     
    但近些年有一些不正規的搬家群體存在著非正常收費的情況,他們通過低價攬活,等到了和客戶約定的地方,又跟客戶說價格太低,干不了,要加錢,有時協商好價格就搬,協商不好就不搬。“像這種坐地起價搬家的情況也有,我們也收到過類似的投訴,經過調查發現,都是一些非正規的搬家公司。”
     
    濟南市搬家行業協會負責人:
     
    按照行業協會的計算標準,收完搬運費、拆裝費之后,工時費就不應該再計算,如果再收取就構成重復收費;總費用是按照東西數量、里程、樓層、車次計算,不是按照工作人員數量來計算,搬家的總費用不該有工時費;一般來說,按照這種方式計算,搬家費最多也就是2000元。
     
    通過本案,希望搬家正規軍積極維權,壓縮類似犯罪實施空間,搬家行業以及其他行業的從業人員要堅持合法誠信經營,恪守職業道德,用合理合法的方式獲取收入,切不可心存僥幸、鉆歪門邪道,以身試法,因小失大,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
     
    檢察官提醒
     
    在選擇搬家公司時,一定要擦亮雙眼,選擇正規的搬家公司,切記不可貪圖低價,切勿輕信各種電梯、電線桿、樓梯間張貼小廣告上的低價搬家信息,在網站搜索搬家公司時要注意查詢搬家公司的合法性以及其他網友的評價。
     
    無論是通過何種渠道挑選的搬家公司,都要提高警惕,要求搬家公司提前提供每個項目的收費數額,以及具體的費用明細,明確并協商好具體價格,做好錄音記錄。
     
    一旦遭遇“套路搬”,要第一時間報警,及時拿起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切勿因不法分子恐嚇、威脅而吃了“啞巴虧”,讓不法分子逍遙法外。
     
    (文中除檢察官外,其他人名皆為化名,文中部分圖片源于網絡)


    上一篇:搬家在高興之余,也要注意風水
    下一篇:“搬個家一萬八”后續來了四方兄弟搬家公司被罰80萬

    上海強生搬家公司搬家熱線: 業務電話:021-36334232 搬家熱線: 400-820-3629
    上海強生搬家公司 強生搬家 強生搬場 copyright@2012 版權所有:上海強生 上海強生搬場 強生搬家公司
    疯狂做受XXXX